这样。

行迩:

中考倒计时44天。断网闭关去搞学习啦!
暑假见!

[周橙]《“甜的。”》

煮锅里的牛奶沸了,咕噜噜地滚着泡,淡淡的奶香从厨房一直蔓延到整个屋子。

苏沐橙是被饿醒的,这阵奶香盖过了卧室里原本属于她和她的恋人的味道,勾起了她胃里的馋虫。她隐约还听见了烤箱“叮”地一声响,似乎是面包的小麦香。她眯了眯眼,卧在床上伸了个懒腰,掀开被子,踩着拖鞋“哒哒”地跑去了厨房。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子落在恋人微微颤动的眼睫上,他垂眸,逆光下唇角似乎有一抹温柔的笑意。周泽楷将手上的隔热手套取下,拿起一旁的刮刀,将一旁的果酱工工整整地涂抹在一块面包片上。

苏沐橙才堪堪走到门口,周泽楷就已经发现了她。赛场上英俊帅气的枪王在恋人面前也不过是一个青涩懵懂的小毛头,他看着苏沐橙乱糟糟的一窝头发,笑...

[橙叶]《Rose》

很久以前的文,突然翻到了,改了改拿出来干脆当个情人节贺文吧。

亲情多于爱情。

ABO设定。苏沐橙性转Alpha+叶修Alpha。


“如果……叶修哥你是Omega就好了。”喝醉了酒的苏沐橙醉醺醺地将头靠在一旁的叶修肩膀上,带着酒气的吐息喷到叶修的脖颈,他不自觉地缩了缩,没去细想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先把沐橙带回房间咯?”他站起来扛起不省人事的苏沐橙,“各位好吃好喝哈。”


这是一场兴欣内部的狂欢。他们刚以黑马之势一举击败了近年来风头正劲的轮回佣兵团,穿着银武以虔诚的姿势接受荣耀女神的洗礼。然后他们疲惫不堪地睡了一觉,不顾身上的血迹。...


[叶修中心]《盛世》(二)

#霸图副本

#前文→盛世(一)


叶修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正是夜分。他卧在一处房间的榻上,月色轻灵地透过门户洒在他身上。昏迷前的记忆依旧停留在自己的副将将长矛直直穿过不败的战铠,捅进自己胸膛的那一幕,那人不屑地睨着他,然后狠狠地将从他手边滑落的战矛却邪折断。

那一瞬间说不上是气血上涌的愤怒还是家国不保的悲凉,叶修不是没发现自己身边的心腹早已被人更替了一批又一批,只是没想到昔日的老友会对自己做出如此丧尽天良的事。

想到如此,叶修不禁低低笑出了声。没想到却牵动了当日的伤口,透过层层纱布汨出了一层殷红,一时间疼得他不敢轻易叫唤,只能不住地倒吸凉气。

“不想死的话就躺着别动。”...

[叶修中心]《盛世》(一)

#摸鱼,大概是个长坑

#它看上去是不是一个正正经经的古风?放心这都是假象后面可能还会有什么修真啦武侠啦西幻啦奇幻啦玄幻啦甚至言情都有可能噢!


他站在城墙上眺望着远方。碌碌北雁与滚滚黄沙交错在一起,渐渐消失在视线之外。斜阳露出一角,映得这座城池如此温暖。

他用手指摩挲着砖瓦上的一道道伤痕,动作轻柔得仿佛是抚摸着爱人的身躯。旋即,他缓缓俯身,双眼微阖,近乎虔诚地亲吻着这城墙的一处砖瓦。

在他身后,士兵一丝不苟地做着分内之事。在这些士兵的身后,站着的不是一个强大的国家,而是他们的妻儿。而他们柔弱的妻儿,也为自己的丈夫、自己的父亲,日夜辛苦劳作着。

“所以,我才不愿将...

[男神X你]霸道选手爱上我

#叶修#


他悠悠点燃一根烟,却不似往常般贪图方便直接叼在嘴里。


他的手指纤长,不似女人的柔荑般柔软,亦不像寻常男子般粗糙,而是骨节分明,白皙如玉,衬着迷蒙丝缕的白烟与点点火光,煞是好看。


他悠然自得地吐出一个烟圈。那双清亮的星眸映着烟圈消散。他的眼眸深邃而明亮,清晰地映出你的倒影。


他伏在你耳边,微微压低了声线:“……怎么样。五毛钱,离开我弟弟。”


#黄少天#


扬手轻撩额角碎发,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你。桌上的一杯橙汁被他用吸管轻轻搅动,颜色正如他的眼眸般明媚。


他像是有很多话想要对你说,但思量了许久最终没有吐出一个字。他可以将一句“你吃饭了没”啰嗦成上千...

【剑网三·七秀】烽火踏清霜

原曲 春よ、来い
填词 行迩
后期 Mr.LTC
翻唱 千绘
海报 晴明


瞰大唐 碧水江南又尽风霜
旧梦葬 一纸长安烟雨浩广
天下茫 烛火终湮白发苍苍
一曲尽 一舞殇 唯我女子驻沙场

彼时谁唤秀坊
当年谁水云裳
如今不让天下
低声唱我家乡

刀剑哑 稻草燃狼烟狂
卸红妆 昔日琴声不复往
青丝扬 红绫双剑何方
纵马千万里笑这痴狂

细玉簪今朝绝响
品粗茶趁安康
不问女子 为何不舞一场

千载后世人颂唱
唱那归去的战将
何人独唱我巾帼不曾避锋芒
共我双剑齐鸣天下

彼时谁唤...

烈酒三壶,蜜桃千树,万里河山丹心渡。妖魔路,我自心中有道谱。西行远路,鬼怪恸哭,佛经犹读,我自生来作狂徒。

不识小儿唤江流,不知猢狲号大圣。

红尘倦我,天道痛我,魑魅恨我,金箍缚我。

黄土一抔,桀骜一镂。

我本无忧,却闻江流。

酒可解忧,恣意封侯。佛印三界,枷锁何解?

丹炉锻凡身,桃水自清明。长路漫漫,五百年点指江山。

红莲业火淬金眸,金箍铁棒断千愁。回首千重不识僧,恍作当年无知童。

当一眠,困一念,戏一篇,海一田。

遥唤我当年痴名,遥想我当年凛凛。王者西行三万里,归来一笑镇九州。

© 晨。 | Powered by LOFTER